耳朵经济来了,这一次,广州惊现一只独角兽

科技 阅读:1 来源: 2019-09-06 11:25:47
耳朵经济来了,这一次,广州惊现一只独角兽

谁说广州没有互联网?以下数据了解一下。

中国互联网协会、工信部网络安全产业发展中心日前发布了互联网百强榜,广州有8家互联网公司上榜,仅次于北京上海,和深圳持平。

这8家企业分别是:

网易(排名第6)、唯品会(21)、三七互娱(23)、华多网络(31)、多益网络(61)、汇量科技(60)、世纪龙(66)、荔枝(85)。

01.

看了这8家上榜企业,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广州虽然没有BAT这样的巨头,但平均排名并不低。统计发现,广州互联网公司的平均排名是44名,仅次于北京,高于上海和深圳。

耳朵经济来了,这一次,广州惊现一只独角兽

图表来自每日经济新闻。

而且,广州的互联网公司,涵盖的领域也比较宽泛。除了搜索、O2O等少数领域,大部分领域广州都能找到一两个代表企业。

例如,门户、邮箱、游戏有网易,电商有唯品会,社交有微信,在线音乐有酷狗,浏览器有UC,视频直播有华多网络(YY、虎牙),在线音频有荔枝,它们全部都是所在行业的前三名。

这其中,面孔最新、成长最快的当属荔枝,它也是TOP100互联网公司唯一上榜的音频企业。

来看看它的用户数据,目前荔枝已拥有超过2亿的全球注册用户,4000 万月活跃用户,530 万月活跃主播,以及超过1亿期音频节目,总播放次数超过50亿人次。主播数量、内容时长、内容数量均居行业首位。

不过,这样一个用户量过亿、又处在风口行业的独角兽,荔枝却异常的低调,在一些公开发布的独角兽排行榜上都找不到它的名字。

何解?低调,荔枝生在广州,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企业,它和这座城市的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,很少主动宣传自己。

例如,广州拥有全国最多的网游公司,是北京的10倍、上海的5倍。全国十大网游公司,广州占了三家。聚集如此巨大的游戏产业,而广州却常常被误认为“没有互联网”,令人唏嘘,根本原因就是游戏行业整体低调,不像电商、搜索、O2O那么会宣传自己。

耳朵经济来了,这一次,广州惊现一只独角兽

北上广深游戏公司数量,图表来自“游戏新知”

荔枝的创始人赖奕龙也是一个颇为低调的连续创业者,他原本在深圳大学攻读办公自动化,却是十足的文艺爱好者。当互联网传入中国的时候,赖奕龙放弃了珠海的电台编导工作,来到当时的互联网重镇广州,选择了干电子商务。后来又相继做过短信平台、SP、农民工社交平台等多个创业项目。

后来,他到美国自驾游,一路在听美国成熟的电台,意识到在线音频是一个巨大的机会。回国之后不久,他着手创办了荔枝(原荔枝FM),立志要把自己热爱的“声音”做成一门大生意。

正是在这几年,“耳朵经济”火起来了,成为一个非常热门的风口行业,各路资本蜂拥而入。荔枝也顺势成为资本的宠儿,目前已获得小米科技、顺为资本、经纬创投、晨兴资本等多家著名创投机构的投资,融资额达数千万美元。

不过,即使站在风口行业、即使拿到巨额融资,荔枝仍然保持了低调务实的作风,至今仍在广州东部的羊城创意园办公。这里不算城市核心区,但是闹中取静、建筑密度低,受到很多互联网和文创类企业的青睐。除了荔枝,还有酷狗,也在这个园区。

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广州的互联网企业不太喜欢扎堆抱团,而是散落在全市的多个聚落。

例如游戏主要在天河的科韵路,微信在海珠的TIT创意园,YY语音在番禺的万博,荔枝和酷狗又在天河的羊城创意园,网易总部则在天河的智慧城,建设中的还有琶洲(西区)。

02.

重点还是说说在线音频这个行业,因为这是一个很多人还没有完全看懂的新赛道,有可能产生新的洗牌效应。

数据显示,中国在线音频行业的市场规模保持高速增长,将在2026年达到1000亿元。目前,行业已呈现出“三分天下”的格局,分别是荔枝、喜马拉雅、蜻蜓FM。其中,又数荔枝最为特立独行。

在内容生产上,喜马拉雅、蜻蜓FM主要是PGC模式(专家生产内容),不论是早几年知识付费风行之时,还是如今试图转型“泛娱乐”,二者均强调头部创作者和重点IP的买买买。

相比之下,荔枝更倾向于大众UGC模式(用户生产内容),试图挖掘人们的声音才华,强调“用户-主播-用户”的多向即时互动,从中释放出更多商业能量。

作为这一商业模式的外延,荔枝的口号也颇具社交意味:“用声音,在一起”。

很多人可能会问,相比简单直接、冲击力无可比拟的视频直播,相比精英化的PGC内容服务,偏向素人创作者的音频直播和录播,如何能打得过?

实际上,三者虽然都属内容产业,但性质可以说完全不同。视频直播,带有更强的秀场气质,对主播的颜值要求较高,绝大部分用户参与不到内容的生产中去。对不喜欢“当面鼓对面锣”社交的Z世代而言,并不一定是必选项。

而喜马拉雅的PGC模式,内容生产者的技术门槛又很高,边际效应明显,而且体验感、互动感较差,一定程度上更接近我们曾熟知的传统媒体。

相比之下,UGC所产生的音频内容,剔除了画面,可以使互动更专注于内容本身,更利于培养用户的长期粘性。

要知道,声音的力量可能比画面的力量更持久,也更能带动情绪,人们常常对一首歌、一种声音、一句金玉良言记忆深刻,就是这个道理。

电视普及之后,电台并没有消失,特别是汽车时代,电台又有复兴之势,而在移动互联时代,在线音频和在线视频两大市场,几乎可以分庭抗礼。这要归功于音频的使用场景更多元,无论是走路、开车、睡觉都能体验。

目前,荔枝平台上的90、00后用户占比超过80%,而且主播风格更侧重于情感、二次元、音乐、脱口秀等领域,说明音频内容同样受到年轻人的热烈追捧。

03.

特别值得一说的是,作为一家在宣传上颇为低调的互联网公司,荔枝在公益活动方面却颇为活跃。

自2013年创立以来,荔枝一直致力于公益慈善事业,坚持将声音与公益相结合,用声音的力量去号召更多人参与进来。

9月2号由广州大剧院、广东省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,荔枝深度参与的2019“爱与艺术同行——与你,千人成禾”公益音乐会,就为观众带来了视听的强烈震撼。

耳朵经济来了,这一次,广州惊现一只独角兽

音乐会开始前一周,在荔枝APP上发起声音征集活动“为流动儿童读诗”,这些声音将送到千禾社区基金会的城中村项目点——“小禾的家”,为流动儿童的成长送去美好祝愿。

荔枝还在现场提供“声音明信片”,让体验者拥有自己声音的明信片,荔枝方面表示,希望借助希望借助“艺术+公益”的形式,让更多普通大众感知公益的力量,引发他们对公益的思考。

当然,这只是荔枝公益发展之路上的一个小小里程碑。回望过去,由荔枝发起或参与带动公众力量的公益活动数不胜数。

关注重症儿童:曾发起“温暖朗读者”之“随手录,让心听见温暖——423用声音带重症儿童走出病房”大型公益行动,用声音“陪伴”重症患儿;

关注长江大保护:发起“问长江”公益活动及万人保护长江的线上活动,呼吁更多的人参与到长江大保护、保护水资源;

关注动物保护问题:曾携手国内唯一的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“它基金”,以亲子音乐剧的形式,唤起对流浪动物的关爱之心;

此前,荔枝还联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发布国内第一部民间公益机构访谈录《中国民间公益机构访谈录》,推动国内公益组织成长......

可以看到,荔枝做公益,不只是简单的捐钱捐物,还可以为受帮扶群体提供就业机会。例如,在荔枝的平台上,一些残障人士也能当主播,受到粉丝的追捧。

最近,荔枝还联合多方力量,在北京举办荔枝播客学院残障主播培训活动,为20多位残障人士提供专业的主播培训,用声音的力量帮助他们实现再就业。可以说,这是一种互联网式的公益创新。


推荐阅读:叶紫网

分享至:
0 收藏